文章查看

当前位置 : 主页 > 曲艺 >
金湾乡土育出珠海“曲苑新枝”小林社区曲艺社的“创业”故事
来源:http://www.linux-ai.com 作者: * 发表时间 : 2017-10-26 07:02 * 浏览 :

  夏夜的金湾小林,灯火点点,鸣虫窸窣。每周一、三、五的晚上八点,悠扬婉转的吹拉弹奏声,咿咿呀呀的粤曲演唱声,准时在小林社区文化娱乐中心响起。

  每到这天晚上,家住小林社区的梁树坤老伯,便从家里悠闲踱步准时来到文娱中心。住在红旗镇上的孔庆朝老伯,则要骑着摩托车,在夜色中赶十余公里的程。在附近一家香水生产企业上班的宣承珍阿姨,则要向公司请假后才能匆匆赶到这里。

  他们是小林社区曲艺社的,包括7名男演员,5名女演员,13名乐手,以及一支十几名阿姨组成的舞蹈队。这群平均年龄超过60岁、离退休人员占90%的老人们,没有一位是专业曲艺人士,有人从未登台表演过,有人从未摸过乐器。2010年底成立曲艺社,对于他们而言,更像是一个白手起家的“创业”故事。

  短短一年半时间,曲艺社逐步兵强马壮、风生水起,他们不仅活跃在金湾最基层的民间舞台,也开始在珠海乃至全省的各类比赛中展露风采。2011年,在小林社区曲艺社挂牌志庆上,珠海市戏剧曲艺家协会送来一面锦旗,写着四个大字:“曲苑新枝”。

  如今,曲艺社的老人们,正以“根植小林沃土,繁荣群众文化”自勉。他们说:“我们不仅自娱自乐,同时也把欢乐带给他人。”

  小林社区文化娱乐中心位于小林社区深处一个不起眼的小坡上。作为曲艺社的大本营,这里稍显简陋:一排三间屋子,既是社区党小组的活动室,也是曲艺社的物品堆放和节目排练场地。门前一侧有一个简易舞台,除了水泥地面外,再无其他设施。

  但最近一段时间,曲艺社格外热闹喜庆,数米长的红色获喜报在醒目处高高挂起。6月在斗门井岸影剧院举行的广东省粤曲私伙局大赛珠海赛区选拔赛上,小林社区曲艺社凭借自编自演的粤曲舞蹈伴唱《珠海风光无限好》,一举斩获金。

  7月15日上午,记者第一次走进曲艺社时,这里正在为一场联谊活动进行紧张的临时排练。舞蹈队的阿姨们换上鲜艳的服装,拿出化妆品精心补妆;乐手老伯们则将大鼓、勾锣、京钹、高胡等乐器一溜摆开。不一会儿,吹拉弹唱之声悠然响起,他们表演的节目正是《珠海风光无限好》。

  “梅溪牌坊高栏港,珠海各地秀丽风光齐共享,细心观赏乐洋洋。”这首由陈观星老伯根据粤曲曲牌《银河会》选曲填词的作品,既有传统粤曲的浓郁韵味,又和现代元素紧密结合。航空新城、高栏港、横琴……近年珠海发展的热点亮点一一被收入歌中。

  负责男女声演唱的孔庆朝老伯和宣承珍阿姨,是整个节目的中心人物。指着墙上参加省粤曲私伙局大赛珠海赛区选拔赛的照片,宣承珍笑嘻嘻地告诉记者:“这是我第一次登上那么大的舞台演出,没想到还拿了金!”

  此前,小林社区曲艺社还参加过金湾区和珠海市的一些比赛并多次获,但这次的金无疑是曲艺社成立一年多来的最大“战绩”,也在更大范围内打响了曲艺社的知名度。

  今年65岁的梁树坤老伯,曾是当地一名小学老师,退休后一直清闲在家。2010年下半年,金湾区红旗镇和三板村的曲艺社活动已经开展得火热,受到触动的梁树坤突然冒出一个想法:“能不能在小林也组建一个?”

  坐不住的梁树坤随即找来退休农场职工李余盛、退休电工孔庆朝、退休干部梁金泉等几名老伯商议。有几十年交情的他们,在建立曲艺社这一想法上也一拍即合。“其实小林粤曲很有历史,期间曾建立过粤曲小组并存在了很长时间,只是后来老了之后就散了。”梁金泉告诉记者。

  曲艺社开始筹备后,小林社区也给予支持,将社区的党小组活动室提供出来作为曲艺社的活动场所。后来,在金湾区文体旅游局、红旗镇和热心人士的支持下,曲艺社投入9万多元,陆续购置了各种乐器、音箱、灯光设备、舞台布景。

  草创时期的曲艺社,有很多东西需要完善,但因为是老人们自发成立,经费便常常捉襟见肘。在此情况下,曲艺社元老们只能自掏腰包。“众人拾柴火焰高,我们好多人当时都自己掏出了一两千块钱出来。”梁金泉告诉记者。社长梁树坤的女儿,得知父亲的曲艺社遇到难题后,更是二线元钱递给父亲:“你们去买乐器吧。”

  与此同时,几名元老还要为曲艺社的“招贤纳士”四处奔波。小林片区虽然人口不少,但外来工占到近八成,要找到粤曲爱好者并不容易。“我们在时,只要看到外面有十分认真的观众,就赶紧问他有没有兴趣加入进来。”

  当初,宣承珍晚上下班后,只是偶尔经过曲艺社门口时驻足欣赏,几次过后,屋里的老伯向她招手了:“你要不要也来试试?”就这样,宣承珍和其他男女演员和乐手们,陆续加入了这个小圈子。

  每隔一段时间,家住香洲湾仔的陈观星老伯,就会倒腾几公交车,耗时一两个小时,来到小林社区曲艺社。70多岁的陈伯满头白发,但精瘦干练,笑容可掬,每次他一到来,曲艺社就格外热闹。

  在一溜排开的各类乐器上,陈伯逐个给其他乐手演示,几乎无一不熟,无一不精。原来,在珠海的民间曲艺界,陈伯早已小有名气,香洲翠微、湾仔等地的多个民间曲艺社都由他参与创建,并担任负责人至今。

  大鼓、勾锣、京钹、木鱼、扬琴、高胡……曲艺表演,特别是粤曲表演,需要的演奏乐器多达十几种,但曲艺社成立时,大多数老人都是“门外汉”。于是他们跑到湾仔找到陈观星老伯,邀请他加入指导,陈伯欣然应允。“他如今的角色,相当于曲艺社的总顾问。”梁金泉笑着告诉记者。

  加入曲艺社后,陈伯不仅经常来到曲艺社悉心指导,还将他自己编写的《粤曲业余爱好者学唱入门》打印装订出来送给每一位。“其实我原来也是门外汉,《粤曲业余爱好者学唱入门》不是专业书籍,只是我这些年来总结积累的一些经验和方法。”陈观星老伯谦虚地告诉记者。但对于业余爱好者来说,实在是再适合不过的学习教材。

  与此同时,这群“好学不倦”的老人们,还经常往湾仔、翠微等地的曲艺社跑,跟那里的老师傅们学艺取经。

  两年前,李余盛老伯对乐器几乎是一窍不通。经过一年多每天至少一个小时的苦练,外加四处谦虚请教学习,67岁的他,硬是把高胡演奏这项技艺拿了下来,如今在曲艺社里已经游刃有余。梁树坤老伯半年前才开始学习二胡演奏,在刻苦训练和众多老友的鼓励下,如今已能拉上好几首曲子了。

  宣承珍是曲艺社里为数不多还未退休的。之前连企业文化活动都很少参加的她,加入曲艺社后却一下子乐此不疲。加入曲艺社后,宣承珍不仅经常要自己掏腰包买演出服装或化妆品,每月的工资也因经常请假而降了不少。但宣承珍却笑称值得:“至少,现在的我比原来乐观多了。”

  在曲艺社,一幅“根植小林沃土,繁荣群众文化”的字画挂在墙上。“小林片区本地人口和外来人口共有4万多人,可文化生活一直较为缺乏。”梁树坤说,“我们成立曲艺社,不仅是为了自娱自乐,我们也想把欢乐带给他人。”

  去年5月,刚成立不久的曲艺社演出了一场粤剧折子戏,共吸引了周围1000多名居民前来欣赏,曲艺社的名气随即在周边村居传开。去年六一儿童节,曲艺社又和一所幼儿园合演了一场文艺演出,观众更是达到1500多人。

  在成立以来的一年半时间里,小林社区曲艺社共举行大型专场演出六场,观众过万人次。除了自行组织义务演出外,曲艺社也开始接到周边其他村居的演出邀请。

  今年以来,曲艺社的最大动作,便是组建了一支由十几名阿姨组成的业余舞蹈队。曲艺社和舞蹈队平时分开排练节目,演出时联手演出。在省粤曲私伙局大赛珠海赛区选拔赛上,曲艺社的《珠海风光无限好》成为全场唯一的粤曲舞蹈伴唱,为该节目最终拿下金加分不少。

  在内容创新上,老人们也是花足了心思。如今的小林社区曲艺社,演出节目除了传统粤曲外,还包含了现代歌曲、舞蹈、相声、小品等多种多样的综合性文艺节目。“现在能拿出手的节目达到近20个,其中大多数节目都是我们自编自演的。”

  今年国庆期间,曲艺社又将迎来自己的下一场大型下乡演出。8月16日晚上,记者再度到曲艺社采访时,黑板上写出了最新的排练节目。记者注意到,折子戏《柳毅传书》,粤曲对唱《珠海风光无限好》,相声《最信得过的》等一一在列。

  “我们希望曲艺社今后的表演形式能越来越丰富,同时创作出越来越多的贴近生活的相声、小品节目。”梁金泉告诉记者,目前,老人们正在集体创作一个小品,讲述的是村民养鱼养虾致富的故事。

  在小林社区文化娱乐中心并不宽敞的几间房子里,除了存放各类乐器和音箱等器材,还准备着锅碗瓢盆等一整套厨房用品。“有时要长时间排练,我们就每人出十块钱,到市场上买菜买肉自己做饭,然后20来个人围成一大桌吃。”梁金泉笑着告诉记者。

  尽管看上去热闹温馨,其实在曲艺社集体做饭吃是因为囊中羞涩。“20来个人如果要出去吃一顿,至少要好几百,对我们来说花费太大了。”梁金泉告诉记者,平时们在外演出,需要吃盒饭,“十来块钱的盒饭,我们都是AA制。”

  如今,虽然演出邀约逐渐多起来,但义演性质的曲艺社基本没有什么收入。每次大型演出,租车等费用甚至还需要们自己掏腰包。“即使不再添置任何设备,曲艺社要想正常运作,每月也需要数百元的费用才行。”梁树坤告诉记者,目前每月两三百元的水电费由一位老板赞助,“以后还是需要我们自己来解决。”

  尽管日子过得紧紧巴巴,但对于老人们来说,这还不是最重要的问题。如今,他们最希望的,就是能筹集到资金,将文娱中心前面的舞台建好。“最好能有一个单独的化妆间,并给舞台加上顶盖,这样才是一个像模像样的舞台。”

  “现在我们排练都是在屋子里,不仅空间狭小,而且只能自娱自乐。”梁树坤告诉记者,文娱中心前方的空地能够容纳一千多观众,舞台建好后不仅方便排练,也能吸引到更多人前来欣赏。

  经过大约估算,整个舞台的完善,还有部分设备的添置,目前曲艺社仍需要近15万元资金。“我们好多老人没有退休工资,有的也仅一千多块。”老人们希望,更多社会热心人士能关注民间曲艺的发展,同时希望部门也能提供有力的支持。

  不久前,金湾区文联陈开祥通过别人知道小林社区曲艺社的故事后,便立刻赶到小林社区一探究竟。老人们的坚守和不易让他感慨不已。

  “金湾区已成规模的曲艺社有三个,他们是最晚成立的一个。”陈开祥告诉记者,因为位于偏远的乡村,小林社区曲艺社从硬件到软件方面的发展都更加,“他们能走到现在十分难得。”

  在没有运作经费,全是义务演出的情况下,仅凭老人们的一腔热情,曲艺社能走多远?对此,陈开祥不无担心。“从曲艺社的长远发展来看,还是需要部门更多的投入和支持。”陈开祥表示,金湾区和红旗镇每年有不少送戏下乡之类的活动,不妨多邀请曲艺社参加。“一方面,可以展示本土原汁原味的曲艺艺术,另一方面,一定的经费补贴也能为曲艺社的正常运转提供帮助。”

  “基层需要这样的非专业曲艺团体。”对于小林社区曲艺社未来的发展,陈开祥表示,一方面,期望曲艺社坚守优秀传统文化,让粤曲等本地优秀的文化在农村得到很好的传承和展示。另一方面,也希望曲艺社立足基层文化,创作出更多贴近现实、让群众喜闻乐见的文艺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