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查看

当前位置 : 主页 > 曲艺 >
中华网“世界观
来源:http://www.linux-ai.com 作者: * 发表时间 : 2017-10-06 11:59 * 浏览 :

  “现在好多年轻朋友都说中国的戏曲艺术过时了,我们没有时间欣赏它。其实不是这样的,光听别人说不能代表中国传统艺术在青年一代不开,如果大家真正花两个小时时间进到剧场静心品位的时候,就一定会明白中国戏曲艺术的存在于传承是有一定道理的。”河南戏曲声音博物馆馆长连晓东说。4月1日,主题为“‘曲艺圣地’马街书场千年民俗永不落幕”的本网“世界观”沙龙郑州专场在河南声音博物馆举行,此次沙龙由本网和郑州人民共同主办,著名评书表演艺术家田连元、表演艺术家、中国曲艺家协会理事范军、中国曲协会员、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会员赵维莉、中埃文化交流使者穆小龙作为嘉宾参与到了此次沙龙的讨论中来。河南省戏曲声音博物馆馆长连晓东作为东道主,主持了此次沙龙,并在一开场就作了上述开场白。[详情]

  2008年的一天,一名听众点名要听马元凤老师的戏曲唱段。马元凤是老一代豫剧大家,早年在洛阳曾有“吃饭真不同(洛阳知名饭店),看戏马元凤”的说法。但由于时间久远,马老师的唱片很不好找。花费了大半年时间,工作人员才找到了深居简出的马元凤老人和她珍藏的老唱片。唱片后,一些老听众听到这被尘封了几十年的唱腔后,非常惊喜,纷纷要求点播一些老艺人的唱段。

  作为郑州人民主持人,也是这次寻访的亲身参与者,连晓东内心感到一种深深的不安,他觉得应该为这些散落在民间的老艺人以及他们的“好声音”做点什么,于是便开始了寻访民间曲艺界老艺人,并为他们留下声音和图文资料。

  几年下来,连晓东先后走访了300余位老艺人,做了9000多期节目,出了多张专辑。渐渐地,他觉得应该让这些寻访来的资料发挥更大的作用,让更多年轻人认识这些中华民族的优秀传统文化。这个想法最终促成了全国第一家声音博物馆——河南戏曲声音博物馆的落成。

  寻访上发生了哪些故事?在老艺人家中,又有多少光荣岁月被尘封?带着这些疑问,本网专访了河南戏曲声音博物馆馆长连晓东,仔细倾听他寻访“中国好声音”的故事。

  1、本网:连老师您好,您这个声音博物馆是哪年开办的?主要是出于什么样的初衷和动机?

  连晓东:从2007年开始,我们郑州人民有一档栏目叫《戏剧夜动听》,节目的初衷就是我们在节目当中听众推荐的心目当中好的唱段,让大家来共同欣赏。后来我接手之后,我做了大概有一周,因为我是日播节目,每天都有,一周之后,我发现,听众对偏爱的唱段经常推荐,这样每天重复性太大。后来我在节目当中听众推荐最让他们触动的唱段,在你的原乡老家那些你感觉特别好的唱段。

  有一天,有一个洛阳籍的老听众说,他们当地流传着“吃饭真不同,看戏马元凤”的说法,“真不同”是洛阳非常有名的一个酒店,马元凤就是豫剧名家。他问我们有没有马元凤唱段。可惜当时台里没有那么多的资料。

  一周后,有人打我办公室的电话说有马元凤的唱片。后来我们就跑到听众家里面,到他们家一看,家里面很多老唱片,有黑胶木的老唱机,他打开之后,在留声机上一转一响的时候,我真的感觉特别好,就像打开了一坛陈年老酒一样。我问他说能不能把留声机和唱片拿到台里一下,变成能播的形式,方便我们在节目中。播完那天我的短信平台上都刷屏了。

  从那天开始,我就萌发了在节目当中寻访一些已经离开舞台的老一代戏曲名家。2007年10月份,我们正式开始寻找老艺人。刚开始做的时候很难找,像马元凤就是第一个寻访的对象,因为她离开舞台太早了所以寻访起来很困难。大概花了半年的时间,我们才算找到了她。到了她家,我们看到她家的墙上挂满了早年她演出的剧照,非常漂亮。那时由于患脑溢血,她的记忆力减退了很多,基本上有些人她都不认识了,但一说到戏曲,她立马两眼放光,张口就唱。从马元凤开始,我们按图索骥,根据这些老艺人们提供的一些线多位老艺人,他们分布在全国各地,我们先后做了9千多期节目,出版了很多专辑。

  我们在寻访的过程当中,发现很多老艺术家都留了一些早年的物件,为了让后人了解以前我们文艺界的前辈们是怎么样通过这些物件在舞台上来向大家传递我们传统的艺术的,我们就开始征集搜集这些东西。2010年,我给台里打报告看能不能成立一个传统文化传承中心,最后决定成立一个博物馆,起名叫河南戏曲声音博物馆,这就是它的由来。

  连晓东:博物馆成立之后,我们就面向,免费对外。光去年我们这个博物馆就接待了来自的九千多位参观者。除此之外,我们定期会在里面搞一些活动,有古琴公益培训,有昆曲的公益培训,戏曲流派公益的活动,等等。

  此外,我们还有自己的微信号,也会通过郑州人民的一些来对外宣传与,不断扩大这个博物馆的知名度和影响力,吸引更多的观众来参观。

  连晓东:其实到现在我感觉到传统艺术,特别是个人流派,它就是一个人去艺亡的艺术。例如,常香玉的流派、常陈崔马阎桑,他们这些个人流派唱的虽然都是豫剧,旋律是一样,但是却有自己的,自己的境界,理解不一样,加上各家的自身生理条件不一样,逐渐地形成自己的演唱风格。戏曲艺术是一种口传心授的艺术,比方常派的唱腔,徒弟要学,如果说老师不给你讲,光是听唱段,你学不到,你只能学个皮毛,其实戏曲艺术的那些唱腔就为了表现人物,它都是有规律在里面的,都为了表现人物此时此刻的心情。

  声腔艺术必须有录音在的,如果艺术家他不在的时候,我们还可以通过这个了解他们的艺术特点,这个是个人声腔的魅力,它得琢磨呀,因为艺术本身是来源于生活,它是高于生活的舞台艺术呈现,如果你脱离了生活、脱离了群众,就没有了,艺术没有生活,那是没有感情的东西。

  4、本网:在寻访老艺人的时候,是不是也发现一些新艺人?比如说盲人姐弟。

  连晓东:当然很多了,我们一方面是挖掘老一代、老去的艺术家们,再一个,我们推出一些年轻的,我们感觉是个苗子,非常不错的,而且他们在民间的生活状况很、艰辛的那种,我们都会提供力所能及的帮助。

  前年,在马街书会上,我发现了一对盲人,女的叫郑玉荣,她才20多岁,我一听她的唱腔,觉得非常好,后来我们通过交流,才发现他们的生活状况很难,不像以前一样,以前有演出,现在市场逐渐萎缩,特别现在这种多元化的娱乐方式来冲击传统文化,他们其实很。前些年,我们演出市场很多,现在基本上半年有一场或者三个月有一场。家里面有个红白喜事,就找他们去。像名家们,我们还通过台里面去播,他们还有一些演出市场,但在民间的这些流浪艺人们,他们几乎很少有,因为他们起步很低的,在民间很苦的。

  虽然他们是这样一个不是特别好的情况,但是他们的艺术,我感觉很好,他们就保留了那种传统的唱法。我们通过她想呼吁大家来关注一下濒临失传的这些民间艺人的艺术。后来我们就把盲人郑玉荣请到舞台,我们给她录,录完之后,我们发现了很多优点,比方她虽然唱的是坠子,比方《大明英雄会》,这是个大头书,里面有十几个角色,她一个人演绎,但是她唱男的时候,她为了表现人物那种高大、勇猛,她会借鉴那种豫西调的旋律,她为了表现那种穷苦人家的妇女受、哭哭啼啼的时候,她会借鉴一些曲剧的旋律,揉到坠子当中,听着还是很丰富、很好。我们想通过以郑玉荣为代表的这样一个艺人,让更多人去关注他们,因为他们的艺术虽然在民间,但是他们代表了民间艺人的状态、对传统文化的一个态度。因为他们一方面是靠这个,再一个他们是喜欢这个,他们是传统,发自内心的去喜欢。像郑玉荣,她虽然看不见,她一般都是后半夜学,倾听着老录音,学到天亮,每天都这样。她不像田连元老师他们说书的,只说唱。她连说带唱几个小时,我们以前录,一天能录五个小时,那么多人物、那么多词,她都能记住。

  连晓东:马街书会是在河南平顶山宝丰县马街这个地方,因为平顶山宝丰本来是一个曲艺之乡,说坠子书的、大鼓书的、相声的很多,这个马街书会到目前为止,大概有七百多年的历史了,你想想,这样一个民间自发形成的,它能够延续这么多年,它一定有它很多的道理在里面。每年这个时间,大家汇集在一起,就像现在的展览会一样,可以获得我今后一年的收入、演出的市场机会。因为它有它的价值,各有所需,所以这么多年,一代一代地传承下来,逐渐就形成了这样一个非常有特色的,我们都叫它麦田边的曲艺传承的盛会,现在引起了很多的关注,因为以前是自发的,现在也受的了,申报了国家非遗,当地也建了马街书会的博物馆。

  6、本网:您参加了多次马街书会,可不可以从马街书会来看一下民间戏曲发展的一个趋势?或者说未来会有什么样的?

  连晓东:现在国家出台了很多政策,要扶持民间的这些文艺院团,一方面是国家拨资金来扶持,维持它的发展,另一方面鼓励艺人、演员们自身行动起来,首先把艺术精益求精,艺术学到手,然后通过自身的努力去开拓市场。

  传统文化艺术在多元化发展的今天受到一定的冲击,但是它一定是有它自身的价值的,是我们千年的中国传统文化当中组成的重要部分,特别戏曲在艺术当中,它保留了很多中国的传统文化。社会在发展,任何事都是在不停地往前发展,不管怎么样发展,万变不离其,我们自己民族性的东西,它一定有它的价值所在,特别针对这些年轻的一代,我感觉应该有这个责任,特别像我们人,我们更应该有这个责任。以前说酒香不怕巷子深,现在我们要大力宣传这些优秀传统文,让年轻人真正地去了解,走到剧场里面去听,亲身感受它的魅力。

  田连元:马街书会我真去过一回,那地方刘兰芳年年去,有一年她不去了,中国曲协就把我弄去了。我还真不知道马街书会是怎么回事儿,去了以后十分震动,很多事情是我没预料到的:它是露天剧场,在麦子地里,我去的时候麦苗刚长出来。我一去的时候宝丰县对我很重视,怕老百姓太多,派了一队一个排在前面给我开道。一开始演的时候我一看这么隆重,这么热闹,老百姓成千上万,这一片麦子地里头到处都有舞台,彼此距离不远,这儿一个、那儿一个,高音喇叭在那支着,这边唱那边说,临台相望,互相可闻。

  书会过程当中还要选出来说书状元,说书状元选出来以后晚上在一个剧场里演出,我也碰见了那一届的说书状元,从那个说书状元的说书状态来看,我觉得很不容易,很不错。有人说马街书会是“麦田里的曲艺盛宴”,这也有道理,我也同意这种看法。任何一个艺术门类的产生首先是广泛的,群众性的,然后在这里面逐步提高层次,最后才出来艺术家。马街书会说不定在什么时候也会产生一些名家,只是这些们正在泛泛的普通作业者当中和大家共存着。

  我听说马街书会从元代就有了,当时我就想,它为什么700年也没散伙呢?为什么很多人都来呢?我想这有一个地域文化问题——就是河南这个地方——中原可了不得,中原是中国的传统文化发源地,辽宁过去有一个专门的戏曲频道,河南有一个《梨园春》,其他省的戏曲频道全都黄了,干不起来,《梨园春》却还那么火,就是因为它有广泛的群众基础。任何一种艺术,没有群众基础,也就是说没有观众拥戴,那这个艺术就久不了。马街书会能传承700年,就因为这个地方的观众比较多,观众喜欢很重要。

  像我爷爷是唱木板的,我小时候听他们讲“赶庙会”,哪个地方有庙会,三天五天推着独轮车,拉着大棚子到那,支上棚,摆上几条板块就开始演了,而且很多艺人都去庙会,像打擂台一样,我爷爷那辈有这种形式,马街书会可能是这种形式的变异集中,可能人们习惯了,一到这个日子就往这聚,观众来,演员也来。

  从马街书会可以看出,一是中原大地曲艺的观众特别雄厚;二是中原大地曲艺的队伍人也不少,这两者缺一不可。你光有观众没演员不行,有演员没观众也不行。而且宝丰县还把它列为非物质文化遗产了,这很有意义。我觉得怎么样选拔、发现人才,然后,这很重要,如果没有这个过程,光任马街书会发展,好像意义不大。

  所以,既然、、相关部门关注了,就应该关注到底,发扬下去,这样马街书会才会越办越火,非物质文化遗产才能显出来它的重要作用。

  阎肃老先生说过一句话,他说一个人的成名得有四个条件,一是天分,二是勤奋,三是,四是本分,这“四分”很重要,对参加马街书会演出的同行们也有参考作用。

  阎肃老先生讲得很形象,他说天分就是说你得是这个材料,铁杵磨成针你得是铁,你要是木头怎么都是牙签,所以这是天分,你是天生自来的材料。再一个是勤奋,你有天分,不努力、不勤奋也好不了。三是,是机遇,很多文艺工作者可能到马街去了,但是他们缺少机遇,我觉得本网对他们来讲就是一个机遇,本网是一个好的平台。最后是本分,你前面天分、勤奋、都具备,你可能成为大腕,可以成为,但是你做不到本分,最后会有人骂你。所以,我感觉马街书会是一个培养曲艺专业人才的摇篮,或者是很广泛的初级阶段。

  曲艺的艺术不是为迎合什么人,现在有很多传统和新在做节目的时候,为了换取收视率,为了换取点击率、为了换取读者,产生一种迎合意识。这种迎合意识一定要有自己的目的,那就是起到文艺的育人作用。如果只是单纯就迎合,我认为不可取。

  现在的问题,不是迎合时代,而是要考虑年轻人的爱好,考虑年轻人的接受心态,或者叫做观众接受心理学,这是一门新学科。我认为,曲艺演员本身也要提高水平,提高思想、文化。说书宣传的东西必须得是正能量的,让人听了以后能在听着心里潜移默化起作用才行。

  下坡很好走,有些艺人没把控好自己,吸毒了,那很容易。他吸一回,吸两回,上瘾了,戒不了了,下坡了,走到低俗。上坡不好走,越往上走越费劲,可是往上走会远瞩。

  现在不是选说书状元吗?优秀的演员必须得有一个机遇,马街书会一来大家就去看,选最精粹的、最好的演员,说的内容也要好,然后给他创造表现的条件,一是上或者上网说,包括本网,这么一弄,就可以逐渐提供机遇,也就给他们提供了“”,最后成角儿了,成大腕了,这才能培养人才。日子长了,马街书会就会越来越多。为什么?有奔头,要是没有这个,最终结果就仅限于评一个说书状元,明年再来,这就不行。

  在河南这个地方,观众很多,而且演员队伍也很多。曲艺的发展传承,它不仅仅是因为马街书会,其他地方没有马街书会,曲艺不是也发展了吗?马街书会传承了700年,但是说书艺术两千多年了,秦汉时期就有。

  历史上有很多给皇上、太上皇说书的艺人,比如宋代王邦玉的。他是当时真正的说书明星,这个王邦玉成了给皇上宋理本人及其父亲说书的。与此同时,进入宫廷最早的一种艺术也是说书艺术。明代的柳敬亭是左良玉手下的幕宾,也是说书大家。以上这些人都是留在历史上的说书人物。

  中国的曲艺主要是说唱、说书、讲故事。中国人的历史知识很多是从听书看戏里得到的。说书艺术本身,它有一种历史知识、正能量、传统优秀的的作用,所以老百姓喜欢它。

  此外,说书艺术和中国的文学发展史紧密联系,中国四大古典文学名著,《三国演义》、《水浒传》、《红楼梦》、《西游记》,除了《红楼梦》是曹雪芹一个人写的,其余那三部都是先有的说书,后有的文学作品。

  再有一点,说书艺术直到今天也是所有的文艺形式的母体和载体。电视剧、电影,都得有故事,没有故事拍不出来,所以说书就是讲故事。说书艺术有顽强的生命力,无论朝代怎么更换,但是说书艺术这种形式没有更换。

  到了现代,说书受到的冲击,使它自己丰满了自己的羽翼。有了,就有了评书;有了电视,就有了电视评书;有了动漫,就有了动漫评书;有了手机,就有了手机评书;有了网络,就有了网络评书。所以说,说书艺术随着时代的发展,随着新的出现,它并不是萎缩了,而是借此机会,进一步地发展与丰富起来。文化频道

  赵维莉:盲人艺人先天生活界里面,什么也看不到,别的老师的表演他们没法领会,只能凭听力,学成这样子真的常不容易。我们为他们想想,我们都是看老师的表演,他们什么也看不到,只能是听,听了以后,不光是语言或者唱腔,还有很多形体的表演,无法加在他们身上,只能用声音这一种方式,所以他们的局限非常大。但在这种局限范畴之内,他们还能够河南坠子诠释得这么好,情节结构很好,人物也很突出,而且最难能可贵的是小姑娘的吐词非常清晰。

  我刚到河南的时候,听不太懂河南地方戏的道白,但是我在河南这么长时间了,她的每一个唱词我能听得非常清楚,她能把作品唱成这个样子非常不容易,而且非常有,她是跟老先生学的,现在我们不这样了,有提升的空间,另外她在整体节奏的把握和抑扬顿挫张弛有度方面可以再,如果有老师再给她培养一下应该会更好。

  艺人对曲艺的热爱,才能够激励她潜下心来去学坠子,因为我们说书都有体会,说一本书下来不说脱层皮也差不多,《康熙大帝》四卷,我说完这四卷书的时候每天做梦都和他们一起,康熙、鳌拜、苏麻喇姑等等,每天都跟他们生活在一起,就是我心目当中的康熙什么样。为什么说文学语言艺术特别有魅力呢?就是你可以无限的表现,任何一种艺术都是艺术形式的局限性,语言没有,任何你都能说到,但是你要拍成电视剧有些镜头不好演,就没有了,这一段就掐掉了,所以过去我看电影、电视剧跟我读原著都觉得有差距。

  我当时第一次接手长篇的时候,咬舌病都犯了,嘴也烂了,上火了,录一遍觉得不行,再录一遍觉得还是不行,听着就觉得不是中国话,再重来翻工。等到三部、五部书以后,就逐渐找到感觉了。后来我接触单田芳单先生,他是这里边的一个快手,可以说短平快,他录书特别的快,肚子里东西也很多,也给我不少的帮助,我慢慢觉得评书太有魅力,一方面觉得真累真烦,这一部书两天半没进录音间就急了,赶紧看下一部书,也是有瘾,你享受其间,你走到大街上听到那个喇叭里传出来的是我的声音,“一传一志留,几十载”,一听这不是我吗?那种感觉是用语言形容不了,我有很多盲人的书迷,他们看不到只能听,他们给我讲述我的书的时候,比我记得还清楚,非常受。我就觉得这些苦、这些累都没有白费,这都是对我最高的赏,得到多少状、杯不计其数,但是只能代表过去,代表别人对你的一种肯定,对我自己来说,好像没有什么,不值得一提。

  每一种艺术能留传下来,都说明这门艺术有它的魅力之所在。中华两千多年历史,马街书会700年,评书也已经两千多年了,从开始说《三国演义》,一开始不叫《三国演义》,叫说三分,从口传的这种东西才变成书面的,先有的,才有书面的。我从小喜欢语言表达,评书主要是讲故事给大家听。评书和故事还有一点区别。讲故事就是有头有尾有情节有人物有事件。评书还有评,评是很重要的一部分,像议论文,夹叙夹议,有你自己的观点,你得跳出来评。

  评书跟话剧等其他的艺术形式不太一样,生旦净末丑全是一个人来演,所以评书演员永远有一个第一,跳进去是角色,跳出来是。一进一出要自如把控,既不能完全投入角色,也不能置身事外。这是评书的最大特点。

  通过你的描述会把人带到画面当中,使人有身临其境的感觉,你塑造每一个人物不光是变变嗓子声音粗细,还有节奏在里面,年轻人和老年人的速度节奏是不一样的,所以通过语言塑造不同的人物,即使别人看不到你的表演,也能感受到这个人物,所以对我们做语言艺术的人要求非常高。

  现在受众变了,大部分有文化,可能会觉得评书听起来陈旧,不够新颖。这给我们提出了一个非常严峻的课题,就是说评书演员要提升自己的,文学和现代化的意识,不管你任何一种艺术,你只有紧跟时代的步伐,紧扣时代的脉搏才能够经久不衰,才能够有顽强的生命力。所以,评书演员自身要提升,评书演员的那个评永远超不过你自身的水平,你对这部书的理解到了什么程度,你的评就能到什么程度,你不可能超出你自身的水准,这就给评书艺人提出了严峻的课题,我们必须努力博览群书,扩大知识面,紧跟时代。

  形式上也要改变,不能都搞那种几百集的长篇,现在年轻人的生活节奏不适合这个。要找准听众的兴趣点,展开创新。

  范军:马街书会为什么成为说书人最高的礼遇?为什么说书人觉得到马街书会说一场书是一辈子的荣耀?过去说书叫“先生”,是文化人,算卦的叫“先生”,中医叫“先生”,称为“先生”是人们对他们文化的尊重。马街书会不但火神庙里供着佛道儒三家的根源,而且过去说书状元还跨马挂金匾。

  实马街书会700年延绵不断,它一定是有基因、有的,我们河南的艺术就是牢牢扎在这块麦子地里面,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有强烈的生命力。马街书会之所以700年传承不断就是这一种,四大曲种也是近千年来老百姓广为传唱的。我们现在说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过去老百姓受的教育是礼智信,它就是通过说书艺人来传达,说书艺人说《杨家将》,他就觉得满门忠烈,都是于无声处的,广大老百姓无关有文化、没文化,只要进到书场就能受到文化的熏陶和滋润。所以,马街书会才有它700年延绵不断。

  当然,马街书会这些年还是在萎缩,大家也看到了,周边摆小吃摊的、贴手机膜的、卖儿童玩具的,五花八门,把马街书会挤得只剩中间一点,说书艺人也越来越少。随着时代的发展,我们存在一个的问题,还存在一个传承的问题,如何让这种古代传统的艺术传承下来?现在已经到了互联网+的时代了,评书为什么快?它就是借助了现代化的媒介,田老师是我们电视化的第一人,通过电视的途径走进了千家万户,现在互联网更厉害了,到哪都有wifi。如何让我们的传统艺术能架上科技的翅膀?

  实过去为什么写书?计划经济,有钱人也少,一堂书一唱几百块,竞书、拍书都是煤窑矿主,现在矿主都没有了,几百块钱已经是毛毛雨,年轻人不看,老年人看它却掏不起钱。要重视就下大力气,让马街书会每年斗书,把各大如纸媒、、网络共同行动。要在马街书会搭起书场来,地做舞台天做棚,用高科技的舞台让民间的说书艺人打擂,你夺得了说书状元给你发10万块钱,给你小汽车,这样广告都有了。这不是一个民间艺人能解决的,马街书会应该大家共同参与,来支持,企业家来参与。一定要把马街书会真的放在日程上,不要觉得20万人真热闹、真壮观,你光发感叹不行,这是老祖留下来宝贵的财富,得下力气,真正把它救活。

  河南的艺术为什么感染观众?因为它有人民性,反映的就是百姓,和这片土地的人民水乳交融,把他们的喜怒哀乐、悲欢离合都融入了长篇大书当中。河南伟大的传统艺术,包括戏曲曲艺,很有人民性,河南人一唱梆子腔和豫剧就来神,哭笑都在唱腔里头,你一哭就说“我的天啊”,它就是唱腔,它就是坠子的腔味。

  实传统艺术讲究什么?腔、韵、调,还讲究精气神。戏曲讲究字正腔圆,我们说话也讲究字正腔圆,任老师说,脚后跟都会说话。河南喜剧的幽默是从哪来的?就是任老师,他可以称为现代戏剧喜剧大师。艺人唱的是曲儿,艺人的生命为什么活的?活的是曲儿——我有再大的能力,我能演,但是我扭不过,我是天上的一片云,我扭不过一阵风,我舍不下脚下的麦子地。

  艺术都是相通的,说学逗唱,现在的相声演员更要求一专多能,过去相声演员只唱点太平歌词,那是基础,以后还得唱Rap,Hip-pop、B—box。现在时代变了,艺术也变了,大家都以为我是戏曲演员,实际上我是相声演员,我从小学大师没有途径,你见不着大师,怎么办?就是录音机“录师傅”、磁带“磁师傅”、光盘“光师傅”。

  实除此之外,我还得到了河南很多大师的真传,申凤梅大师、常香玉大师,还有朝阳沟一大批老艺术家,这些老师走了我要是不去磕两个头,就过不去,因为他们真拿我当儿子一样看待,我也拿他们当父母一样看待,有深厚的感情。

  实常老师为什么让我学相声?她是想让我把河南的戏剧艺术和相声结合起来,通过相声这种喜闻乐见的形式宣传河南的豫剧,这就是大师的高明之处。

  河南省委宣传部很重视传统艺术,文化厅杨丽萍厅长坐阵,说不能光说相声演小品,历史发展到今天了,还有一种传承的责任。现在河南省曲艺团也有四五十个年轻朋友,去年搞了一个话剧《老汤》,我主演,来带这些年轻的朋友们。它还是用曲剧的形式,实际说的是河南话,展示的是河南人诚实守信、千金一诺的。我们演了大半个中国,演到国家大剧院、演到了北大,将近100场。今年我们推出第二部方言话剧《老街》,“老街”就是马街书会,作家是老师,我演的人物挺鲜活的,叫“七岁红”,三岁登台,七岁就红了。在历史的长河中,马街书会也曾经遇到了断代,话剧里也提到了:第一个断代是日本人来了,他们要建大东亚共荣圈,马街书会办不下去了,我们艺人的骨气就是谁唱谁是;第二个断代就是受到冲击;第三个就是一下演到《中国好声音》,老艺人让他的孙女唱坠子她不唱,非要唱《中国好声音》。

  实际上我们的民族艺术真的是断代的,现在年轻人都觉得洋东西好,眼睛都往外看,你看人家外国人还来中国看,为什么?他觉得有吸引他的东西,我们要学外国人的,舍家撇业、故土难离,就是来这学中国文化。外国人接触传统艺术少,比如中国美食,他没有尝,他一尝就上瘾,一上瘾就离不了,传统艺术也是这样,就是多听、多看,不断接触就爱上了。

  实时代发展了,节奏很快,大部分人都很浮躁,没有静下心,像听评书得听四十回、五十回,怎么能接受?首先把自己的下来,评书是不扎本的电视剧,说到哪,画面就出来了,你想让胡歌演,他就是胡歌,你想让霍建华演,就出来霍建华。传统艺术应该进入大学课程和中学课程,从娃娃抓起,给孩子们幼小的心灵中种下一棵饱满的种子。

  实只有民族的才是世界的,老祖给我们留的东西这么好,外国人都说我们的传统艺术,我们作为中国人不自豪、不骄傲?你生长在这片沃土上,你都不知道沃土上有谁,你都不知道你为什么骄傲,因为这有、墨子、韩非子。

  实这就是民族的东西,不要等它了再抢救它。对我们老艺术家也是一样,在的时候多给点关怀,多爱他一点,别等他死了再封什么东西,一切都晚了。

  穆小龙:我对说书有一种亲切感,在埃及我们也有一种类似的民间艺术,这个艺术是在埃及最早时候,农村里面老百姓都喜欢听故事,因为他们工作很辛苦,所以到晚上的时候他们需要一些娱乐的活动,他们的娱乐活动就是听故事,然后这个听故事的形式开始发展,越来越发展。

  当阿拉伯人到埃及的时候,很多人有英雄人物,逐渐流传一些关于那些英雄人物的简单故事,然后埃及老百姓开始把这些故事记下来,这肯定有很多故事都是很夸张的,但是这个故事和那个故事在一起的话,就形成了很厉害的故事,里面的人就像超级英雄一样,然后有一些艺术家就组成了一个小团队,这个小团队就有几个音乐家,他们用的乐器有一种很像二胡,其中还有一个主要的演员是来唱歌。最著名的是一个英雄的故事,他为了自己的农村去打仗,这种艺术就开始存在。

  这种表演形式也有可能是从丝绸之带过去的,就是在说故事,超不多有一千多年的历史,现在唱完了观众给点钱,以前是给点粮食。

  以前那些文明古国虽然语言不同,但有很多相似之处相似。埃及还有其他与中国曲艺艺术相似的艺术形式,一类有点像是中国的小品的形式,还有另一类是讲英雄故事类。它主要是在一些农村里面,讲一些英雄故事,还会配乐。一般来说是一个人讲,其他三个人配乐。配乐也比较简单。

  不过还有很多年轻人喜欢传统艺术,因为它不会停留在老的形式上,会加入一些新的现代元素。比如说,埃及有一种苏菲舞,是一个人穿着裙子一直在转圈,最早这样的舞蹈是表达人和神交流的,如果转晕了,那就表示与神的距离拉近了。现在这种舞蹈就仅仅是一种舞蹈,裙子里面会放置一些小灯,转起来更加好看,比较吸引年轻人。

  埃及了解中国文化首先还是电视和电影,因为现在开通了阿拉伯语频道,埃及可以通过这个频道来了解中国文化。另外就是中国和埃及之间的文化交流,比如现在在埃及就会有中国的传统庙会,之间的文化交流不断加强。前几天,中国的刘延东副总理还出席了埃及开罗大学的示范孔子学院大楼奠基仪式。

  想要更多外国人爱上中国传统曲艺,我觉得首先要考虑文化之间的差距,要通过一个比较简单的形式让外国人去了解。比如说,如果让一个完全不懂中文的外国人去听相声,那肯定是不行的。

  地理不会挡住文化的交流,我相信五千年以前中国人和埃及人肯定有交流。很多外国人来中国可能是来学习或者来上班,但是来了以后怎么样会被吸引呢?我说到自己,我不说别人,我上学的时候才开始接触中文,刚开始上学时我也没有想到我会来中国,我会在这里生活,我会做这么多事情,所以我觉得很多事情首先是靠。

  第二是要培养一种习惯,我刚来中国的时候不吃火锅,因为我觉得你把什么东西都放在一起很奇怪,但我现在很喜欢吃火锅。所以,我听到了河南的艺术,可能刚开始的时候我有点,或者有点吸引我,但我还不能理解,不过听多了就会越来越喜欢。

  现在的年轻人他们的审美观越来越不一样,可以找到一个新一代的人来进行,比如说我最近听到一个韩国的电视剧叫《太阳的》,都疯了一样,每天都要刷屏,就是审美观不一样,就是培养新一代小鲜肉。好妹妹乐队就在说古代的文化怎么传承的问题。

  我的想法一直是一样的,古代的文化一定要留下来,因为没有以前我们就没有现在,没有爹哪来的儿子。

  “一次偶然的机会听到了小姑娘郑玉荣演唱的河南坠子,我一听这个声音太像我们河南坠子大师刘琴,后来我通过朋友找了半年没找到,没办法,我只有把这个希望寄托到来年的马街书会。去年正月十三,我和河南的记者一起来到了马街书会,那天现场狂风大作,尘土飞扬,我们转了一大圈没找到,感觉很失望。后来临走的时候,同行的记者说不行我们再去那边消防通道看看,后来我们过去之后就发现他们在一个角落里演唱,还有个拿坠胡的男人,后来知道是她老公,我们听了现场演唱后非常,相约给他们录音,后来就到了我们这里来录音时,他们一开腔就了所有人。”

  自从那时起,郑玉荣夫妇的演唱技艺以及他们家的传奇故事开始广为流传,赢得了越来越多人的尊重。

  郑玉荣:每年的正月十三,全国各地的曲艺艺人们都会带着自己的乐器、服饰之类的东西赶到我们河南的宝丰县的郊外,在那里摆摊表演。每隔几米就会有一个摊位,前几年多的时候能够有一千多个摊位,少的时候也有六七百个。大家都是自己表演自己的曲艺,看谁表演的好。河南当地艺人表演河南坠子的比较多,其他省市来的人表演京韵大鼓、山东琴书、三弦书等等,这些都有。

  冯国营:来参加书会的除了曲艺爱好者,也有打算当年要操办大事的人。这些人如果觉得哪家表演的好,就会当场跟艺人签下合约,约定好时间和演出地点,当然还有演出的价格。

  2、本网:那您二位每年在马街书会上拿到的订单有多少?除了这些订单,其他时间都是在哪里表演?

  冯国营:这个也说不准,有的年份多,有的年份少,一般来说这些演出都是集中在正月里,因为正月里的庙会多,办事儿的人家也多。除了这些表演,平常我们就在农村里表演,也是一些家里办事儿的人家。这几年,演出的场次越来越少,我们一家人的主要收入就靠着这些演出挣来的钱,所以这两年日子过得也挺。我们是两口子是盲人,只会唱河南坠子。家里的大哥为了照顾我们,也不能外出打工。此外,家里还有两个孩子要养活。

  3、本网:眼睛看不见,那你们是通过什么途径来学习表演的?平时演出的时候,有是怎样的一种形式?

  郑玉荣:我是从小就喜欢听坠子,后来家里(养)父母觉得我总得学一样谋生的手艺,所以就一直支持我学这个河南坠子。一开始的时候就是跟着里学,后来有了磁带,学起来就方便很多了。自己学完之后,就找我们鲁山县的曲艺名家来帮着指点,纠正一些错误。这样的学习方式,一般短的戏码要学个一两个月,遇到像《三国》、《杨家将》这样的大戏,一般要学半年到一年。

  冯国营:河南坠子演出的时候,演唱方式有单口、双口(或对口)、三口(或群口)3种。它跟一般戏曲不一样,河南坠子演出的时候,一个人要扮演戏里的全部角色,根据角色的不用而改变腔调等。有的时候虽然是几个人演唱,但是那也是接替进行,而不是分角色演唱。我们有的时候就夫妇俩表演,她唱,我伴奏。有的时候她弟弟会跟我一起演出。

  4、本网:那您二位觉得河南坠子与其他民间曲艺比较起来,哪些特点最吸引你们?

  郑玉荣:我觉得河南坠子比较接近普通老百姓,唱出来的声音一般老百姓都能听懂,不像一些其他曲艺那样一般观众根本就听不懂在唱什么。另外,河南坠子讲的故事都是大家喜欢听的故事,也很有教育意义。演唱河南坠子也很方便,只要两三个人就能开场,也不需要什么特殊的衣服和乐器,最接近老百姓的生活,在田间地头就能开唱。

  冯国营:河南坠子常演的节目有《偷石榴》、《小姑贤》、《三打四劝》、《王麻休妻》等“段儿书”和移植自道情说唱的《回龙传》、《响马传》、《五虎平西》、《狸猫换太子》等“长篇书”。

  郑玉荣:其实这些曲目很多都是从《三国演义》《杨家将》等演变出来的,我们平时还是喜欢故事性强一下的,唱起来感觉自己就变成了里面的主人公,感觉能体验到他们的生活。

  6、本网:郑玉荣,您跟自己弟弟相认的事情曾经引起了的广泛关注,能大概介绍一下当时的情况吗?

  郑玉荣:我弟弟叫杨明明,我跟弟弟都是盲人,可能也是这个原因,父母从很小的时候就把我们遗弃了。我弟弟从小也跟我一样,喜欢河南坠子,最后也开始以河南坠子来谋生。2011年正月,刚从洛阳演出回到鲁山县的明明,经过鲁山文化广场,这里正进行庆新春“说书一条街”民间文艺活动,许多唱坠子的班子都来了,我跟丈夫也在那里演唱,周围聚了很多人。

  那天,我唱的是《鲁提辖拳打镇关西》。散场后,杨明明不走,听说我的眼睛也看不见,非要见见我。两个人见面后越聊越投缘。后来就在一起合班子唱戏,他拜我为师。时间长了,很多人都说我们长得像,问“你们是不是姐弟俩啊?”一开始我们也不信。后来听得多了,两人决定去做个DNA鉴定看看。没想到结果出来,我们竟然真的是亲姐弟。

  田连元:中国知名评书表演艺术家,获得第七届中国曲艺牡丹终身成就,代表作品《水浒传》《杨家将》《隋唐演义》《海瑞传奇》《刘秀传》。

  范军:著名曲艺表演艺术家,国家一级演员,中国曲艺家协会理事,河南省曲艺家协会,中国曲艺最高牡丹获得者。

  赵维莉:著名评书表演艺术家。国家一级演员。获得中国曲艺家协会突出贡献。代表作品《康熙大帝》、《雍正》、《乾隆》、《萍踪侠影》等。

  穆小龙:埃及人,外籍专家、中埃文化交流国际友人,湖北卫视《非正式会谈》埃及代表。07年CCTV的国际大学群英辩论会“最佳辩手”。

  连晓东:郑州人民文娱副总监、主持人,河南戏曲声音博物馆馆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