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查看

当前位置 : 主页 > 琴棋 >
山西四胞胎姐妹“琴棋书画”状况逐渐平稳
来源:http://www.linux-ai.com 作者: * 发表时间 : 2017-09-28 01:30 * 浏览 :

  12月8日下午,小茹出了重症监护室,“琴棋书画”的状况也逐渐平稳,已能正常喝奶,数量也从最初的每次1毫升增加到了每次9毫升至14毫升。

  本报一直关注的怀上罕见单卵四胞胎的年轻妈妈小茹(化名),12月2日在山西大医院剖宫产下四朵金花“琴棋书画”。术后,四胞胎被送进了新生儿无陪病区,而小茹则住进了重症监护室。

  12月8日下午,小茹出了重症监护室,“琴棋书画”的状况也逐渐平稳,已能正常喝奶,数量也从最初的每次1毫升增加到了每次9毫升至14毫升。

  12月9日上午,记者在山西大医院产科病房中见到小茹时,她的脸色比刚出手术室时要红润了很多,人也了不少。小茹说,她是8日下午从重病监护室里出来回到病房的,她也感觉好了很多,非常感谢各位好心人,尤其是医护人员的关心和照顾。

  小茹对记者说,她都没见过孩子们,想亲眼看一看,她还曾问过主治医生,能不能去新生儿无陪病区看看,但医生担心她体质虚弱,不她来回。说着,小茹翻看记者拍的孩子们的照片,每看一张照片,她都笑得合不拢嘴,她甚至惊讶于孩子刚出生就能睁开眼睛。她说她这几天在重症监护室里连时间都不知道了,只能不停地给自己鼓气加油,而她更担心孩子们,就想看看自己的孩子。

  小茹说,不管是在孕期,还是在术中和术后,她都知道自己是高危产妇,也知道自己会比其他产妇遭更多的罪,有更多的存在。“现在可比孕期舒服多了。”说着,小茹笑了,她说,自从进了手术室,她就一直给自己和孩子们加油打气,等生产后从手术室到重症监护室的上,她虽然已经睁开了眼睛但总感觉晕晕乎乎的,听见有人问她怎么样,她含糊地回答着“挺好挺好”。之后在重症监护室里,医生和对她都特别好,让她挺的。真的,特别谢谢大家的关心,更要感谢医护人员的照顾。

  “琴棋书画”的爸爸阳阳说,每天10点是他最开心的时候,这个时间,他能到新生儿无陪病区见到主治医生了解孩子们前一天的状况,有时候还能隔着玻璃看一会儿保温箱中的孩子们。“刚开始孩子们没法,只能靠输营养液,5日医护人员开始给孩子们喂奶,从最初的1毫升、2毫升,到现在10毫升以上,老大体重最轻,喝奶还不行。”阳阳说,孩子们的情况真的是在一天天好转,他挺开心的。

  在记者采访中,阳阳突然问了声几点了,得知10时30分时,他说得去见见医生问问孩子们的情况。随后,记者跟着阳阳一起来到新生儿无陪病区,廖大夫说,“现在四个孩子的情况有了区别,体重最轻的老大8日的奶量加到了7毫升,今天加到9毫升,吃得还可以。他们的肾功能、电解质和凝血功能经监测也都正常,不过现在仍然需要输营养液来增加体重。而老二和老三的奶量已经增加到14毫升,肝肾功能都很正常,老四的状况也很不错”。廖大夫说,阳阳的几个孩子已经非常争气了。

  孩子的小名“琴棋书画”是家人自己起的,记者问起大名,阳阳说,有一家起名馆给孩子们起了名字送过来,他们也初步定下来,分别叫“崔诗芃”“崔诗乔”“崔诗亦”“崔诗尧”。

  看着手里一张张孩子们的一日清单上写着“欠费,交5000元”的字样,阳阳又发起了愁。原来,从8日起,孩子们就已开始欠费了,每个孩子需要再交5000元押金。

  阳阳说,他是一家火锅店的厨师,老婆是一家建筑公司的办公室人员。没怀孕前,两口子的月收入在5000元左右,怀孕后,老婆就一直没上班,而他在老婆产后,因为要在医院照顾老婆和孩子,现在也已没了工作。

  阳阳说,现在他们小夫妻没有自己的房子,和父母一起住在父母的房中,他前期给老婆和孩子筹借的十余万元医药费都已花光。这次医药费来得太急,他没办法才发起了众筹。

  12月6日18时许,阳阳在轻松筹上开始给孩子们筹款,截至9日15时许,已经得到2005人次的捐款帮助,金额达到53728.9元。阳阳说,虽然离预计的目标金额还差很多,但他已经感受到了大家的爱心。而大家发的评论更是让他,有人说愿可爱的四个小家伙平安健康,有人说“琴棋书画”是生命的奇迹,还有人说,她家的宝贝也是早产,现在已经五岁了,身体棒棒的,一切都会顺利的,祝母女们早日出院……

  12月2日,四朵金花平安出生后,记者在微信中发了一条朋友圈,“随着四胞胎的降生,阳阳添了幸福的烦恼,由于四胞胎的罕见,‘琴棋书画’要在保温箱中待很长一段时间,所需费用对一个普通家庭的小夫妻来说是个天文数字,希望大家能伸出援手转发并帮助他们”。

  12月3日16时,阳阳在朋友圈中写下这样一段话,“从昨天到现在收到太多的祝福和爱心,真的由衷地感谢这些爱心人士,作为陌生人能够给予我们家这样的帮助,感激之情无以言表。在这里再次感谢社会的关心和帮助,我代表我老婆和四个小宝贝谢过各位。”

  阳阳说,有很多陌生人加他的微信,直接就是发红包,红包上有希望孩子健康长大的祝福语,待他发消息问对方是谁时,对方已把他从好友中删除。“一天里就有40多个陌生人加我,最多的给了1000元,最少的也给了几十元。”他收到了近万元来自陌生人的红包。小茹说,“我们单位还先后两次送来了慰问金,挺的。”

  小茹还说,有位单卵三胞胎的妈妈还专门从介休赶来送了300元,“她的三胞胎都是男孩,已经10岁了,她说她特别能体会我们的心情,所以才专程来看一看。”

  阳阳说,还有一家月子会所向他们伸出援手,说是等他的老婆和孩子们出院后,要免费接她们到会所坐月子,“他们说已经把最大的房间给腾出来了。”

  对此,这家月子会所的负责人毛书红说,她是两个孩子的妈妈,能体会到产妇的辛苦,四胞胎的辛苦更是所无法体会的,产后应该好好护理,对于早产的孩子,很多人没有经验,而她们有这样的条件,能帮就帮一帮。她们也是希望四朵金花能越来越健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