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查看

当前位置 : 主页 > 琴棋 >
山西一文化墙”简转繁“错字百出 网民直呼(组图
来源:http://www.linux-ai.com 作者: * 发表时间 : 2018-06-22 16:40 * 浏览 :

  港媒称,山西省太原市桃园南西里街近日,出现一面刻有近百首唐诗宋词的文化墙,吸引当地市民驻足欣赏。不过,该面用繁体字刻写的文化墙却被发现多达33处错别字,诸如李白名句“白发三千丈”的“髮”字被错刻成“發”等。虽然太原市语委办接受查询时表示会督促改正,但就认为文化墙是公示性宣传性质,应用简体字。

  据《成报》12月10日援引内地报道,现年71岁的运城市万荣县王正是当地的一名中学退休数学教师,由于小时候启蒙时学的是繁体字,日前听说西里街上有唐诗文化墙,于是兴冲冲前往欣赏,岂料却从中发现多达33处的错字,当中不少是简体字换繁体字的低级错误。王正认为:“西里街附近就有中小学,这样的错误会孩子们和市民,还影响城市的文化品位”。

  文化墙的错处包括李白《秋浦歌》“白发三千丈”的“發”应为“髮髪”;王维《春中田园作》“旧人看新歴”的“歴”应为“曆”;王翰《凉州词》“古来征战几人回”中的“徵”应为“征”;王维《送元二使安西》“客捨青青柳色新”中的“捨”应为“舍”;杜牧《江南春》“千裏啼映红”中的“裏”应为“里”;裴迪《华子岗》“日落鬆风起”中的“鬆”应为“松”等。

  太原市语言文字工作委员会办公室主任胡丽青接受查询时称,简化字与繁体字并不完全是一一对应,有的比较复杂,繁简转换时需要具体分析。比如“斗”表示对打、竞争时,可对应“鬥”;表示古代酒器和容量单位时则用“斗”。又比如“发”作动词时对应繁体字的“發”;作名词时则对应繁体字的“髪髮”。这些用法在《现代汉语规范词典》中都有注释。

  根据内地《国家通用语言文字法》第十七条列出了保留或使用繁体字的六种情形,(一)文物古迹;(二)姓氏中的异体字;(三)书法、篆刻等艺术作品;(四)题词和招牌的手书字;(五)出版、教学、研究中需要使用的;(六)经国务院有关部门批准的特殊情况。除上述情形外,都使用规范的简化字。

  胡丽青认为,设立文化墙初衷是好的,但文化墙是一种公示性宣传,是供交流和学习的,应该使用简化字。即使是使用繁体字,文化墙的设立单位也应该多了解一些传统文化,以免大家。市语委办表示,将联系西里街文化墙的设立单位,并督促改正。

  对于文化墙错字百出,不少网民直呼“”,又认为”繁体用不好,真没文化“。有网民称:“这一看就是拿微软的简繁转换,再加字体造成的”。

  中国网11月18日消息 由两岸语言文字交流与合作协调小组于主办的《汉字简繁文本智能转换系统》发布会18日上午在京举行。这项处于国际领先水平的研究,能够进行面向中国和面向古籍两种简繁转换,克服了同类软件在“一简对多繁”转换情况下的不足,在字级别简繁转换准确率达到99.99%。它的推广应用将极大方便两岸沟通,促进两岸文化交流,对传承和中华文化、促进两岸经济文化教育等各领域发展具有重要意义。

  据了解,为了落实第五届两岸经贸文化论坛上所达成的关于两岸合作研发汉字文本简繁转换系统的共同,教育部、国家语委于2012年底启动《汉字简繁文本智能转换系统》项目研发,并由厦门大学、教育部语言文字应用研究所、师范大合承担。2014年7月通过专家鉴定。

  教育部副部长、国家语言文字工作委员会主任李卫红在发布会上肯定了两岸多年来在语言文字工作方面的。她希望此系统作为两岸语言文字化解歧义、沟通交流的桥梁,促进两岸经济、科技、文化教育等领域更深层次的交流。

  中央台办、国务院台办主任助理龙明彪在发布会上致辞表示,此系统对推动两岸语言文字交流与合作,对两岸在语言文字上求同存异、聚异、消除隔阂,增进两岸的相互了解和认同,推动和平发展都具有重要的意义。

  《汉字简繁文本智能转换系统》不仅可同时进行字、词、专业术语、标点符号等多种转换,还提供了网站全部页面转换功能,能够满足用户不同转换需求。经中国中文信息学会测评,该系统在字级别简体到繁体转换准确率达到99.99%。相关专家认为,该系统转换准确率高,功能丰富,性能稳定,研究处于国际领先水平。

  值得一提的是,该系统将免费供社会使用,用户可直接使用网页版,也可在中国中文信息学会网站、中国语言文字网、教育部语言文字信息管理司网站下载安装。下一阶段,系统研发团队将加强与以及港澳地区业界同行的交流合作,进一步完善系统,更好地服务于两岸四地信息交流和经济文化教育发展。(中国网记者 高斯斯)

  中新网7月18日电美国《侨报》18日刊载《文明传承 简体也可为之》一文,文章指出,汉字的简繁不能代表整个华夏文化,也不能地说,看不懂繁体字等同于华夏文明已死。因为汉字的简化,本身就是贯穿华夏文明的一部分,而且相较而言,先秦以来的诸子百家、琴棋书画、诗词歌赋、医卜工技……也都是华夏文明的精髓。在今学教育的兴起之下,不能说华夏文明在已死。

  “在中国写中文正体字(即所谓繁体字)居然过半人看不懂,哎,华夏文明在已死。”演员黄秋生,近日一席话,的汉字繁简之争。

  “过半人看不懂繁体字”,道出了华文圈的现状。人,如果没有专业的训练、阅读,很多人就会不识繁体字,因为的简化字已行之有年;与之相反的是,华文圈内港台地区、海外老华侨,使用均以繁体字为主。

  汉字的简化,本身就是贯穿华夏文明的一部分。最古老者如甲骨文,象形程度高,书写也十分复杂,过渡至金文(钟鼎文)、篆书、隶书后,即大为省事,等一“瘦身”至楷书、行书、草书,益显“苗条”,更见方便。现行的简体字,最早始于六朝、隋唐时期,唤作俗体字,便是欧颜等名家,笔下亦概莫能“免俗”。

  文字是信息的载体,书写的不同承载的历史、文化等等信息也是不同的,但它终究只是文明一部分。相较而言,先秦以来的诸子百家、琴棋书画、诗词歌赋、医卜工技……也都是华夏文明的精髓。在今学教育的兴起之下,能说华夏文明在已死吗?

  繁体字与简体字,其实正如那环肥燕瘦,各具其美。前者像贵族,美在艺术,重在人文;后者似百姓,美在交流,方便书写。以“艺术”“交流”,固然不符潮流,以“交流”排除“艺术”,不见得全是好处。陕西师范大学用毛笔一个个为学生书写通知书的做法,为今年的高校招生增添了一抹亮色,也是这个原因。

  至于有人害怕极度简化将令汉字变得毫无文化底蕴,其实有点杞人忧天。汉字的简化并非,到了一定程度便无法再简化下去。(钟海之)